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2018-05-10 17:16:51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老同学刘剑光20岁的儿子刘莱峻,在图宾根大学医学院上大一,学的是生物医学。 当我们一起去探望他时,正赶上他们兄弟会成员在接受击剑培训。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在德国,能学医的华二代已是极少,而能进入“兄弟会”且有机会接受一整套欧洲贵族礼仪、技能培训的,刘莱峻可能是唯一的青田华二代。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先说说“兄弟会”。

兄弟会在欧洲历史上有较大影响。我们小说里读到的“圣殿骑士团”、“共济会”等等,都是德国兄弟会的前身以及榜样。这些组织大部分有宗教背景,加上欧洲中世纪以来中央集权压制公民结社和政治自由化的系统,一直以来被称为秘密组织。德国兄弟会在法国大革命之后开始活跃,因为德国大学的精英化(那时候有钱有实力人家的孩子,“未来的社会中坚人群”才有机会去读大学),这些组织在大学里开始发展,一部分是对于法国大革命的羡慕,对拿破仑带领法国所向披靡的尊崇以及同时对自己德意志民族分裂显示的焦躁(真正的德意志统一是在1871年,之前一直是被奥地利人统治与支配),产生强烈自由主义的社会思潮。而这些十几二十来岁、满腔热血的年轻文化人,就借着兄弟会组织的“组织化”意图影响政治,提高自由派年轻人的社会影响力。德国兄弟会宣扬自由平等,民族和国家主义,1819年被奥地利首相Metternich通过政治手段判定违法。被非法化后,这些组织反而被激发出了活力,各种兄弟会相继成立,并给近代德国带来了相当程度的影响,比如之后德国的军官体系就是被这些兄弟会成员把持的。现代的医学体系也是。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想加入图宾根医学院的兄弟会绝非易事,需要通过一定的面试面谈。目前为止,学院三百多兄弟会成员中,刘莱峻是唯一的亚洲人。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医学院兄弟会的口号是“我帮人人,人人帮我”。如此,参加兄弟会就成了一种扩张人脉的捷径。兄弟会会办很多party,只要是会员都可以参加。加入兄弟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刘莱峻可以和其他九位兄弟一起,住在1903年老兄弟会筹资建的这栋山顶别墅里。不同年级的兄弟们生活在一起,平时只能穿有领的服装,除了专业学习之外还要学习礼仪、击剑、划船、交谊舞等等,并接受半军事化的自律管理。这幢公寓楼不仅是他们用来住宿、学习,也是召开舞会派对的绝佳场所,也只有那时,女同学才能被允许进入这幢山顶公寓。

探访德国图宾根大学“兄弟会”里的青田华二代

青田华侨第一代大多一种模式过来:生存、开店、赚钱、养老,但是他们的第二代却开始了有极大可能的生活。这跟我们华侨内心里一种儒家理念——要让后代接受更高教育(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有极大关系。很高兴看到我们的二三代,通过这样的迭代进步,他们的将来,将会如此美好。(周峰 文/图)

上一篇:探寻青田华侨欧洲起点站--法国巴黎青田老侨的足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