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感触“童话之国”的华侨风情

2012-05-29 16:25:18

感触“童话之国”的华侨风情

记浙江大学移民研究团队丹麦之行

刘丽姿

  2012年1月6日至2012年1月14日,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徐立望老师带领下,由3名博士生和2名硕士生组成的浙江大学移民研究团队,赴欧洲调查华侨华人发展状况。

  浙江大学的移民综合研究,始于2011年4月,是985重大课题跨文化研究平台的核心部分,由浙江大学副秘书长范捷平教授担任首席专家。成员由外语学院、人文学院、管理学院相关领域教师和研究生组成。目前的研究重点是在欧洲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浙江移民。机缘巧合,此次调研的首站是素有“通话之国”美誉的北欧国家丹麦。我们来到丹麦的首站便是古典与浪漫交织,古老与现代结合相得益彰的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静谧的迷人小国

  6日中午12点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经过近十一个小时的飞行,到达荷兰阿姆斯特丹,在此转机,最后到达哥本哈根已是当地时间的深夜。在一位丹麦华人朋友热忱的接机和安排下,我们在一家全自动化管理的酒店安顿下来。经过一天旅途的奔波和辛劳,团队六人已顾不上丹麦与中国七个小时的时差带来的不适与混乱,在哥本哈根宁静的夜空下,呼吸着大西洋带来的气流沉沉地睡去,洗去一身的疲倦。

感触“童话之国”的华侨风情

  1月的丹麦,本以为会置身于漫天冰雪纷飞的白色童话里,但北大西洋暖流给冬天带来的温暖,飘散着犹如中国北方那秋高气爽的怡人气息。虽下着雨,但那雨极细极细,仿佛进入朱自清笔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的春雨里,一点也不妨碍出行。出国前,了解到丹麦在2010年英国调查机构中评选为欧洲继法国、西班牙两国之后的第三个宜居国家。因而在调研、考察过程中,自觉不自觉地去感受丹麦之所以成为宜居国家以及吸引中国移民到此的理由。

  去的时候恰巧是元旦过后,正值旅游淡季时节,因而行走于哥本哈根街头或在游览这座古典与浪漫的北欧名城中,完全感受不到国内旅游时那种人头攒动的浮躁、虚华景象,有的只是回归于一种简单的生活小调中,或快或慢完全由心出发,静静地感受一座城市呼吸的声音,心脏跳动的节奏。

  沿街从中央火车站、市政厅、步行街、丹麦王宫、古老教堂到海的女儿——美人鱼,有许多古建筑、教堂、宫殿,随处散发着迷人的艺术气息,每一座建筑都有其历史感与厚重感,于沧桑中凸显着人性的沉淀。从王宫到“黑钻石”(国家图书馆),比邻而居地坐落于这座城市,从商店、马路到广场,随处可见鸽子或觅食或匍匐而息的怡然景象,感慨油然而生。这里真是齐聚着古老与神奇、艺术与现代、自然与人文、激情与宁静,这就是哥本哈根,这就是丹麦,一个迷人的国度。 1

闲适的北欧天堂

  在随后生活几日中,这里的时间观念带给我的冲击非常大。一个最大感受便是商店很早关门,一般都是在下午6时左右,周日不开门,远远无法满足购物一族的愿望。对于习惯于国内夜晚的灯红酒绿、夜市的繁华,对于这种景象,可能心生一种萧条、寂寥之情。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种工作模式更利于协调家庭与生活。

  在丹麦,很少感觉他们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从而使工作丧失神圣性。从商店所感受的作息时间,还有在采访华侨华人过程中,他们说的“不工作很无聊的”、“工作是给自己找点事做”。把工作当做是一种生活自然而然的事情、自由自在的一部分并且赋予其意义。自由地工作,并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保证不影响家庭生活、学习和娱乐,或许这种状态更有利于人的解放与自由。

  乘坐丹麦的公共交通特别是公交车,同样可以强烈地感受精确的时间观念带给你的震撼。有一次去参加由国务院侨办主办的文化讲坛活动,地点是在丹麦华人总会。由于对哥本哈根不是很熟悉,因此打电话给一位华人朋友问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那位华人朋友给出的回答令我们诧异。她具体跟我们说了几时几分的公交车,他们的公交车误差时间是以秒来计算的。这种守时程度让人诧异的同时又心生赞佩,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时间观念,一旦定下公共时间就做到不让这种时间失误以至于影响到个人时间。丹麦作为欧洲第三个宜居国家,不仅仅具有优美的自然风光,丰厚的人文气息,更重要的是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们所体现或其追求的价值。

与时俱进的华人生活

  移民到丹麦的华侨华人,通过几天的接触调查,感受到有着一种中国色彩丹麦风格的别样风情。移民至丹麦的华侨华人,人数居多是浙江南部青田县人,第一代移民在丹麦主要从事餐饮服务业。调研过程中,团队意外发现早在最早的一批华人1902年到达丹麦之前,丹麦人就已经在安徒生童话里,幻想出中国的形象,并在公园建中国楼,其风格呈现是中国古代木构架建筑特征。仔细看上图这座亭子的上方是丹麦国家标志——王冠,在中国建筑中融入王冠,这便是中国色彩丹麦风格的景象之一。

  第一代在丹麦的华人移民,虽大多是从事餐饮业,但远不是在国内所断定认为是最脏最累的。虽说是中国餐,但已是经过改良与进化的中国菜与服务方式。餐馆的布置具有浓厚的中国风情。在采访过程中,一位经营中国餐馆的华人告诉我们,丹麦人来中国餐馆就餐,他们想从这里感受中国的文化,中国餐馆里供奉的佛像如观音、妈祖都令他们兴奋不已,可以说这些餐馆已成为中西交流过程中的一个平台和介质。但餐馆的经营方式多少有些变化,其中自助式深受丹麦人喜爱。

感触“童话之国”的华侨风情

  丹麦作为北欧高福利国家之一,生活在这里的华侨华人,心态普遍比较年轻。来自福建福州一对七十岁左右的夫妻,他们的一个儿子在丹麦经营一家广东酒楼。采访时,这对夫妻就在儿子的店里帮忙,虽然已是七十岁高龄,但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问到为什么会在儿子店里帮忙时,他们的回答是:“在丹麦,福利很高,不愁钱,不工作很无聊,在这里帮忙也算是给自己找点事做。”

  从西子湖畔到哥本哈根,一天的时间跨越了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然后欧亚两端的交流远远不止于此。华侨华人在此生存,不论其是叶落归根或叶落生根,身份或保持或转换,这都是一个建构与凝聚的过程。如果说传教士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史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那么进入现代社会,随着全球化步伐的加快,移民在沟通移出国文化与移入国文化所彰显的价值越来越重要。不论是冲突还是融合,华侨华人都是作为跨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媒介。(作者系浙江大学历史系研究生)

上一篇:听雨品茶竹影斜
下一篇:“三义四德”说湖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