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夜的梵婀玲

2017-06-20 15:06:09

巴黎夜的梵婀玲

文/朱 平

我是在巴黎认识Jennifer的。

在华人代表座谈会上,这个来自上海的姑娘带着几分羞涩,安静地坐在她先生的旁边。她和我们一样,是同一天到达巴黎的,只不过她是从温哥华飞过来。

我在侨联工作,因为海外工作的需要,跟随考察团参与了这次出访。虽然飞机上几乎一夜无眠,时差让我们困倦不已,但从上午到下午的走访,一直到晚上的座谈会,我们收获的是满满的感动。在那样的异国他乡,眼里是哥特式建筑,耳里却是熟悉的乡音。很多华侨华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那种亲切与喜悦,是在国内接待华侨华人时不曾有的。从他们期待的眼神、紧紧的拥抱里,我们感受到的激动与热情,是像亲人那样的久别重逢。

Jennifer的先生在欧洲经商多年。他说,绍兴人有轻纺城这个优势,他这一辈子就是卖布。初到巴黎时,他每天背着几大本色布样品,在陌生的街头来回地逛,巴黎的时尚、艺术、浪漫都与他毫无关系,每天要面对的,只有生存。在这个讲法语的地方,普通话不能用,蹩脚的英语行不通,一个月下来,别说是看到中国脸,哪怕是亚洲脸,都是不一样的亲切。后来他慢慢进入华人圈,熟悉的人多起来,市场才逐渐打开。再后来,到欧洲、到非洲、到美洲,几乎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在倒时差中。

在我五年的侨联工作生涯中,接触过很多华侨华人,我能明白他说的“一直在倒时差中”的艰辛,更何况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正在时差中。

Jennifer同样也在辛苦的时差中,温哥华到巴黎飞10个小时,9个小时的时差,每两个星期,她或者她先生,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的飞行。也许是年龄相仿,Jennifer和我一见如故。她说:“我真想回国。回首这一路,后悔当初放弃国内好好的工作。从上海到巴黎,再到温哥华,我在国外十年,结婚七年,却总是在飘,从没有家的感觉。”

Jennifer的三个孩子星星、月月和亮亮都是在巴黎出生、长大,法语是他们的母语,面包是他们的主食,尽管每年Jennifer都带他们回国,但她知道,孩子们只是去玩,对中国没有感情。不过神奇的是,去年夏天孩子们回国参加完“寻根之旅”夏令营后,忽然就对中国特别向往。以前只知道春节,不知道过年;只知道汤圆粽子,不知道元宵端午,现在星星、月月喜欢编中国结,还能唱两句绍兴戏;亮亮喜欢练武术,还写书法。说起绍兴的典故,兰亭、沈园、鲁迅故里,孩子们都是争先恐后,滔滔不绝。

Jennife的神情变幻着动人的光彩,我笑着对她说:“这哪里是神奇,中华儿女的血液里本就流淌着传统文化的基因,他们对中国的感情与生俱来。你的孩子们不会是‘香蕉人’,只会是‘芒果人’。”海明威说:“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当时年轻的Jennife一定是向往那样的美好,才不顾一切来到这里,塞纳河左岸的文艺、右岸的繁华,体会这一席盛宴,再到温哥华看另一处风景。

我能想像Jennife的后悔,她的海飘的体会、她对家的感觉的向往,是她这十年为这一席盛宴所付出的辛苦与代价。海明威还说:“巴黎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城市,而我们却很年轻,这里什么都不简单。”

是的,不简单。不曾经历,怎会懂得。年轻时,华侨华人们带着梦想漂洋过海;如今,财富的积累让他们如愿以偿,而中国国力的强大,才是他们真正自信的源泉。

在巴黎,无论是机场车站,还是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中国元素”让我们毫无陌生感。酒店入住、用餐点单时,服务员对你微笑着说“你好”,大型商场里每个专柜都有华人导购、有中文退税专区,甚至还有中国年黄金周,内心小小的民族自豪感一次又一次地爆棚,这是中国在海外的“不简单”。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梦”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梦。我们这一路的走访考察,真实地感受到了华侨华人在当地政治、经济上的影响力。在我们的民族自豪感一次次爆棚的同时,也深深体会到“中国强则华人强,华人强则民族强。”

海外联络工作是侨联的基础性工作,正是这个桥梁作用,连起了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中国梦”。也正是作为一名资深侨务工作者,我才在一次次的联络联谊、为侨服务中深刻领悟了“以侨为桥”赋予的更多内涵。

座谈会后的晚宴很热闹,Jennife的孩子们也过来了。他们亲热地和我做贴面礼,兴奋地打听今年夏令营会有什么好玩的,计算着夏天还要等多久……窗外埃菲尔铁塔闪烁的金色流光溢彩,塞纳河岸传来悠扬的小提琴声,忽然想起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那句话: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习近平总书记说:“侨务工作的主体在海外,优势在海外。”那一刻,深入肺腑。(作者单位:柯桥区侨联)

上一篇:海外华人缘何人才辈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