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造福桑梓的历史丰碑

2008-06-27 10:21:37

造福桑梓的历史丰碑

——宁波帮与宁波大学

孙善根 陈厥祥

  过去的一年,对于年轻的宁波大学来说,可谓好事连连,当年学校被确定为浙江省重点建设的大学,而海外宁波帮人士支持宁波大学发展更是高潮迭起:3月,旅港宁波同乡会名誉会长包玉书先生兄妹捐赠100万美元助建龙赛理科楼签字仪式举行。4月,旅港宁波同乡会创会会长李达三先生子女捐资350万元助建的李达三外语楼举行落成典礼。9月,香港永新企业董事局主席曹光彪先生捐资1000万元助建的曹光彪信息楼奠基典礼举行。今年3月,包玉书先生又向学校捐赠2200万元。迄今为止,这所由已故世界船王包玉刚率先捐资创办的宁波大学已累计接受宁波帮人士捐建的较大项目20余个,合计人民币2亿多元,历年来宁大校园考察访问的海外乡新近1万人次。屹立在甬江之滨的宁波大学,已成为宁波帮人士情系故乡、造福桑梓的不朽丰碑。

  一、“兴办大学是一件基本需要而且急切的事情”

  包玉刚是海外宁波帮的杰出代表。1949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包玉刚离开上海,南下香港创业。1956年以一条旧船起家,进入航运业。经过近20年的奋斗,以他自己的雄才大略、远见卓识和无与伦比的创业精神,登上世界船王的宝座,为中华民族赢得了广泛的声誉。

  1984年10月,阔别家乡40年的船王踏上了故土。家乡人民的热情欢迎和家乡拥有北仑这样的深水良港使船王欣喜不已,而家乡的落后则使船王感到了一种责任,一种开发宁波造福桑梓的激情油然而生……。他欣然为家乡题词:开发宁波,振兴中华。船王对家乡的一切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当地从表兄卢绪章口中得知宁波尚无一所综合性大学而家乡人民正在酝酿创办时,便毅然决定出资5000万元人民币率先创办宁波大学。他说:“宁波面积是香港的10倍,人口与香港差不多,香港有五所大学,而宁波没有一所综合性大学。在全国向四化进军,宁波要改变面貌的今天,高等学校那么落后,怎么能行呢?”

  1985年初,包玉刚去北京向邓小平汇报捐资创办宁波大学一事。小平同志非常高兴,称赞船王“爱国爱乡,有见识,这件事办得好”,并欣然答应为宁波大学题写校名。随后他在与中央领导同志谈话中指出“包玉刚先生出资创办宁波大学,由国家管理,这是件好事,我答应给题写校名,你们应该督促有关方面把这件事办好。”不久,小平同志的题字就由时任国家教委主任的李鹏同志委托宁波市委书记葛洪升同志转到宁波大学。小平同志和中央有关部门的关怀为宁波大学的顺利建设创造了条件。

  1985年10月29日,宁波大学奠基典礼隆重举行,国务院代总理万里等海内外嘉宾纷纷前来致贺。在典礼上,船王充满激情地致词:“六十七年前,我在这里出生。今天我与家人一起回到家乡,参加宁波大学的奠基典礼非常高兴!这是件终生难忘的大喜事!我住在香港,生在宁波,是宁波人之一。我要努力为开发建设宁波作出更多贡献。”他说:“这次回来,我们办了四件喜事,前些日子为北京兆龙饭店落成剪彩,前天为上海交通大学兆龙图书馆落成剪彩,昨天为家乡兆龙学校落成剪彩,今天宁波大学奠基。我们包家还要为祖国、为家乡多作贡献,还要办第五件、第六件、第七件……”

  包玉刚不仅率先捐资创办宁波大学,而且为如何办好宁波大学出谋划策、殚思竭虑,充分体现出他对宁波大学的殷殷关爱之情,宁波大学已成为船王一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早在1985年初,包玉刚在接受香港《大公报》记者采访时,就谈到了宁波大学发展的基本设想。他说:“宁波是一个大宝库,北仑港不会淤塞,又是一个深水不冻港:船舶位充足,每年吞吐量可达亿吨以上,而且北仑港的扩充潜力很大,将会是我国对外贸易重要港口之一。宁波还有轻、重工业,极需要人才,我认为宁波大学初期会以理工科为主,以理工科为主,是配合当前的需要。搞四化主要依靠科技,所以准备先搞好理工科。学生毕业出来,可以为开发宁波作出贡献。 ……至于扩展为综合性大学,在后一时期将会运渐促成的。”以后在不少场合特别在与宁波大学领导和教授见面时,船王对如何办好宁波大学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性意见。

  宁波大学成立后,包工刚仍时刻关心着学校的建设和发展,他对宁波大学所取得的每点成绩和进步都充满着由衷的喜悦。当他得知宁大四年办学经上级教委验收通过和得到好评时,马上发来传真,给予鼓励。他尤其关注学生培养的质量, 当他听到宁大首届毕业生得到用人单位的普遍重视与好评时,显得特别高兴, 并谆谆告诫学生要谦虚谨慎,要求学校加强对学生的品德教育,强调要以德立业,否则一事无成。

  1986年后船王几乎年年都来宁大看望师生。正如他说:“宁波大学的学生, 我是特别有感情的。我每次回宁波来,都要到学校来看看……。”为改善师生的学习、工作环境,1989年船王再次慷慨捐资兴建学校体育中心和图书馆,还特地为师生题词“持恒健身,勤俭建业”,他在附信中说,这几个字不仅仅是指体育的,而是他一生的总结,也是他事业成功之道。船王要求学校照顾好教师的生活,以使他们专心于本职工作,为此他拨专款用于改善教职工的生活。

  为办好宁波大学,包玉刚还热切地希望海内外宁波帮和各界人士一起参与学校的建设。1985他在与香港《大公报》记者谈话中就提出:培育人才,兴办大学是中国当务之急,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意愿。我当然会尽力而为,更希望爱国爱乡而有能力的朋友鼎力相助。”

  1985年10月,在与《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谈话时,船王又强调:为了实现把宁波大学办成一所有国际水准的综合性大学的目标,希望世界各国的宁波籍企业家和海外的宁波籍学者用各种方式为家乡的这所大学贡献力量。为此凡宁波大学举行的重大活动,船王都热情地邀请海内外宁波籍人士参加,并利用各种机会宣传介绍宁波大学。为了使学校的发展有一个坚实的基础,1990年船王开始积极策划宁波大学董事会,并表示乐子担任董事会名誉董事长。但正当船王为之筹划、奔波之际,却因病于1991年9月22日在香港寓所溘然长逝。

  二、“宁大北仑两难,相互为用乃可闯天下”

  船王突然病逝后,由于种种原因,宁波大学的捐资助建工作曾一度沉寂,学校的发展陷入困境……

  这种情况引起了一批海外乡亲的关注。一直关心着宁大发展的旅港宁波帮企业家赵安中先生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这宁大发展的困难时期,他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续写了宁波帮合力支持宁波大学发展的辉煌篇章。经过赵安中等人的奔波联络,一个船王生前设想的“希望爱国爱乡而有能力的朋友鼎力相助宁波大学发展”的局面,终于在1995年的春天出现了。

  赵安中先生是船王当年中兴学校的同窗好友。内地结束文革后,长期在外漂泊的赵安中为祖国进入长治久安的中兴时期而欣喜不己,同时也为祖国的落后而着急,他苦苦追寻着报国之门……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他终于找到自己的答案。从1986年起,这位历经艰辛、卒有所成的海外赤子,把捐助祖国和家乡的教育作办自己晚年的唯一事业,而倾注了最大的爱心,他说“我从小受教育不多,但深知教育乃立人振业兴国之基础。树木需坚根,树人需扶本,爱教育是人一生发展之根本,没有什么事情比教育更重要了。因此,在我有生之年,总要小小尽力。”他相信捐资办学是对未来的投资,是一种没有金钱回报却远比金钱回报更有价值的投资。为此他乐此不疲,一发而不可收。

  历年来,赵安中先生重教兴学的重点在于基础教育。但1995年以来,赵安中对家乡的最高学府宁波大学给子了特殊的关爱。这份关爱来自宁波大学发展最沉默的时候,而尤其显得珍贵。其实赵安中对宁大的关注从宁大创办之日起就开始了,这份关注源于他内心深处的“宁大情结”。

  包玉刚在80年代的香港商界可谓如日中天,赵安中为老同学事业的辉煌兴奋不已,对船王率先捐资创办家乡最高学府更感到由衷的高兴和自豪。1986年11月,宁波大学举行开学典礼,赵安中因病派儿子赵亨文前来致贺,同时给包玉刚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宁波大学开学,万千乡亲腾欢。回忆数十年前,弟离校到宁波钱庄学业,同行中乡前辈鉴于宁波文化水平较诸京沪等地,相与甚远,都希望宁波能有一所大学,其奈心余力绌、志未竞,于今五十年后,由兄创议捐资兴办;今日成立开学,先辈乡贤地下有知均当额手称庆。……今宁波大学继北仑港开发而成立,从今二难相互为用,将会更上层楼,弟谨以客居之宁波人向兄致衷心敬意……。”结果,因船王再次相邀,还是他自己欣然赶来宁波出席宁大的开学典礼,并与其子亨文一起捐资设立奖学金。此后,赵安中又多次受船王之邀,相伴回故乡,同窗之情可谓淳也。不意,1991年9月,船王在港溘然长逝,当时正在印尼的赵安中闻讯后深感震惊与悲痛。事后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同窗三载,六十年前事;小我两月,先我一步行……一提起往事,总是五六十年前,今后还有几多?”对于包玉刚这位为家乡宁波,为中国人“撑足了面子”的同窗又同龄的好友,赵安中“素所敬仰”,认为船王是“万千人所寄”,为此他十分关心船王的健康问题,曾多次写信,要船王“善自珍重,以享自制成果,再为乡里之福”,在赵安中看来,从宁波走出这样一位在国际上响当当的重量级人物,实属不易。无奈,自然规律难以避免,叱咤风云的一代船王走了。不到2个月,另一旅港著名宁波帮企业家,在香港有“钟表大王”之称的李惠利先生也悄然而逝。两位同乡好友的撒手离去,对赵安中是个不少的触动,他不禁感到了生命的无常, 时间的宝贵, 决心在有生之年为家乡多做些事。为此,1992年后,赵安中明显加快了捐资助学的步伐。与此同时,他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宁波大学。当然这份关注不仅出于对老同学在家乡未完事业道义上的责任,更在于他对宁波大学与振兴宁波、重铸宁波人辉煌之关系的深切认识上。

  作为一个承上启下一代宁波帮的杰出代表,晚年的赵安中常以历史和世界的视野不断地审视着自己及其所属的群体。他为宁波人的历史而自豪,更为宁波人的未来而思索,由此产生强烈的历史危机感。正如他在一篇文章中所言,近代宁波人“凭着勤力加一,忠心无二,边做边学,决不浪用,在商业上及财富止得到很大很多的成就。”但是“近五十年来,宁波人很少外移,今后出门如仅凭勤俭自学,恐难步前人脚步。已外移而有成就者,其第二代乡情己淡,第一代已是夕阳余辉,行将没落。”他在给老友倪寒中的信也说:“最近寄来的《走向世界的宁波帮》二册现已收到。弟曾翻阅,感慨良多。……现时代,如童年缀学,仅凭努力,已很难达到书中人之成就。”如何重振宁波人的雄风,赵安中对宁大寄予厚望。他在给倪寒中的同一封信中说“如宁波人今后再走向世界, 剿端赖北仑之继续开发,与宁波大学之扩展。前此在宁人开幕期间,我曾与玉刚兄论及此点。”在另一文中他又言之切切地表示宁波人“如再度辉煌,端赖现在学中之同学。……而今北仑继续开发,宁大逐步扩展,相互为用,相辅相成,二难并,而奔向天下,有厚望矣!”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与责任感,面对宁大出现的困难,一向以基础教育事业为己任的赵安中,毅然站起来对家乡这所最高学府给予了特殊关爱。1995年后老人年年都光顾宁大校园,宁大成为他来宁波必经的一站,无疑,在老人的内心深处,已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宁大情结。一方面他在海外宁波人中宣传宁大、介绍宁大,推动众多乡长共助宁大; 另一方面,亲力亲为,频频出资为宁大发展添砖加瓦:从1995年起先后捐资助建林杏琴会堂、体育看台、杏琴园、杏琴苑,捐资创建宁波大学杏琴园教育专款

  尤为可贵的是,赵安中老人在与宁大的交往中,刻意把其第二代推出来,许多项目与活动多以其公子亨文、亨龙的名义送行。1996年10月,在嘉宾云集的宁波大学成立十周年庆典仪式上,人们并没有看到日夜关心着宁大的赵安中。当然老人收到了宁大方面热情的邀请,但他借故谢绝了,而是派他的亨龙、亨文前来祝贺。老人虽没有亲临宁大,但宁大人无疑感受到了他的一番厚意。对此吴心平老校长动情地说:“我们从赵安中先生身上看到的,不是一个海外宁波人而是一批‘宁波帮’在关心宁大,不是一代宁波帮,而是一代代的的宁波帮在关心宁大”。

  三、“办一所大学不是一年、十年的事情,也不能仅靠一、二个人的建设……”

  1996年10月,宁波大学迎来了建校十周年校庆,年轻的宁大校园彩旗招展, 一片喜气洋洋。在庆典仪式上,香港包氏家族的代表包玉书先生、黄钧乾先生、包陪庆女士,旅港宁波同乡会、香港甬港联谊会特派代表邹星培先生、台北于波匡乡会三雄夫理事长、香港恒丰喉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魏绍相先生,香港甬港联谊会付会长陈志耀先生、赵安中先生的公子赵亨龙、赵亨文先生, 以及泰昌祥(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国华先生代表等嘉宾分外引人注目。这些为宁波大学的创办和发展作出了特殊贡献的海外乡亲受到人们的普遍尊敬。十年创业不寻常, 宁大的发展历程凝聚了海外乡贤的关爱与深情。正如包陪庆女士在庆典大会上所言:“办一所大学不是一年、十年的事情,也不能仅靠一、二个人的建设。先父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地基。还要靠党中央政策的引导,中央、省、市领导的关心,大学教授的管理和全球华侨的关照”。廖廖数语, 却是宁大发展历程的真实写照, 也是宁大得以发展壮大的原因所在。正是包王刚、邵逸夫、赵安中、黄庆苗、曹光彪、魏绍相、顾国华、朱绣山、王雄夫、应圣湍、汤于翰、乌蔚庭、范思舜、李景芬、叶杰全、李达三等海外宁波籍人士,前后相继,共助宁大,一起谱写了宁大建设与发展的光辉篇章。他(她)们的名字将永远铭刻在宁波大学的历史丰碑上。

  1991年船王逝世后,包氏家族对宁波大学的建设与发展继续予以关心和支持。船三兄长包玉书先生和包氏四姊妹别于1992年、1997年捐资助建宁波大学5号、4号教学楼,并捐资用于改善教职工生活,1994年起,包隋庆女士又在其母校一一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设立奖学会,专门为宁大培养青年教师,可谓意在深远。包玉书先生对胞弟包玉刚率先捐资宁波大学更是倾注了无限爱心,船王去世后,他不仅经常来校考察访问,在最近一年时间里,又联络包氏家族其他成员向宁大捐赠三千多万元,谱写了包氏家族支持宁大建设与发展的又一辉煌篇章,其对宁大的拳拳爱心和殷殷期望使宁大人深受激励与鼓舞!

  1995年继赵安中先生捐资助建林杏琴会堂后,香港安泰集团主席、旅港宁波同乡会副会长黄庆苗先生出资助建宁大新办公大楼——黄陈月莉楼。这一项目的兴建不仅有力地改善了学校行政管理系统的办公条件,而且对促成众多海外宁波籍人士共同扶助宁大发展的新局面也是一次意义重大的贡献。

  曹光彪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香港实业家。长期以来,他爱国爱乡,情系中华, 为内地科教事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1986年11月,他随好友包玉刚出席宁波大学开学典礼,并赠款以示祝贺。1995年在宁大发展的重要历史时期, 他响应党中央“科教兴国”的伟大号召,慷慨解囊,捐资助建宁波大学“曹光彪科技楼”。同年12月22日,曹光彪亲自率领子孙三代专程来到宁大,主持科技楼奠基活动。在典礼仪式上,他满怀深情地操着乡音说:“教育乃立业、兴邦、强国之根本。这次我;把全家子孙三代人带来,就是希望你们不要忘记家乡,别忘了自己是宁波入,要多为家乡出力”。他殷切地希望同学们珍惜大好机会,“努力学习,以科技加经商的头脑走向全世界”。2000年5月,曹先生又带家人出席曹光彪科技楼揭碑仪式。期间,曹先生长子、香港苏浙同乡会副会长曹其镛先生相继出资200万元港币设立学生和教师奖励基金。

  1995年,香港恒丰喉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香港甬港联谊会副会长魏绍相先生捐资120万助建宁波大学国际交流中心魏绍相馆,为宁大开展对外交流工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1996年香港大中华表行董事长、香港甬港联谊会副会长应圣瑞先生捐资110万助建宁波大学应虞房医疗中心,有力地提高了学校医疗卫生水平。1998年10月,应虞房医疗中心、国际交流中心魏绍相馆落成典礼在宁大举行,李达三、金如新、姚祥兴等旅港乡长前来致贺。在庆典仪式上,应圣瑞、魏绍相两位乡贤坦言了海外乡亲对宁波大学的关爱之情“每次回故乡,我们都有新的感受,特别感到高兴的是阿拉宁波有了大学,有了自己的高等学府,家乡子弟可以在本地接受高等教育,这是我们宁波市的一件大好事,我们香港宁波人都非常高兴!”

  泰昌祥(香港)轮船有限公司主席、旅港宁波同乡会会长顾国华先生出身于航海世家,其父顾宗瑞先生曾是近代上海最早的独立船东之一。顾老先生爱女顾丽真即现香港特首董建华先生的母亲。顾国华先生与其兄弟顾国敏、顾国和一起秉承父业,投身航运业,发展壮大泰昌祥,使之成为在香港旬日本航运界有一定影响的航运集团企业。作为一个在海运业奋斗几十年的企业家,顾国华先生为家乡拥有北仑港这样的深水良港而振奋, 决心为发展家乡的海运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早在1992年他即向家乡建议在北仑建设一座25吨级的修造船厂,并积极为之奔走联络,同时顾先生更认识到培养高素质人才对发展海运业的重大意义。为此,他积极关注宁波大学的发展,1996,年他向宁波大学捐资400万助建宗瑞航海楼,从而为宁大海运学院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后顾氏家族更加关心和支持学校的发展,除经常来校访问考察外,还积极为海运学院牵线搭桥,在师资出国深造、学生实习与就业、海员培训等方面无偿提供帮助,2000年12月,又在学校设立“顾宗瑞奖助学金”。

  旅港宁波籍爱国港胞、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院士汤子翰博士是一位蜚声海外的著名医学科学家。本着造福桑梓、强国健民的宗旨,他在1996年5月首次访问宁大后即倡议成立宁大医学院,随后于翌年7月率先捐资1000万助建医学院一期工程。1998年9月,宁大医学院即招收了五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学主,由此填写了宁波医学高等教育的空白。同年11月3日,宁大医学院一期至真、至善、至美楼落成典礼隆重举行,香港特首董建华先生夫人、香港红十字会长及总监董赵洪娉女士、汤子翰博士伉俪等海外乡亲和来宾专程前来致贺。汤于翰先生在庆典仪式上用道地的家乡话阐释了自己捐资助建宁大医学院的初衷与美好祝愿,并把他一生受用不尽的勤俭忠诚的宁波精神和谦和公信的四明真髓勉励宁大人,使全体师生深受教益。为提高医学院办学水平,2000年11月,汤先生又慷慨捐资1000万元助建汤于翰医疗中心大楼。

  香港乐声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旅港宁波同乡会永远名誉会长李达三先生, 是一位在香港社会颇为活跃的著名宁波籍人士,在旅港宁波同乡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为了维护同乡权益,加强同乡团结。1967年他首先倡议成立旅港宁波同乡会,并接连担任四届同乡会会长。李达三先生爱国爱乡、情系桑梓,对宁波大学的发展也一直予以高度关注。1986年11月,他随好友包玉刚来宁大参加开学典礼,并捐款致贺。此后,李达三先生又多次来宁大参加有关活动。1996年5月,浙江省第九届大学生运动会在宁大举行,李达三先生闻讯后即捐款庆贺。1997年2月,在杭州参加省政协会议的李达三先生在会上与顾国华先生特别提到了中波大学的建设问题,他们说:“宁波大学是包玉刚先生出资的,现在已十年了。 目前宁大的经费太紧,发展受到限制,……我们帮助宁大发展,包先生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建议多渠道筹集资金,“搞个 (宁大发展)基金比较好”。这一建议立即得到当时的省委书记李泽民和省长万学远的赞同。返港后,他们当晚就召集在港同乡开会商议,为设立“宁大发展基金”奔波。当年4月,回故乡访问的李达三先生又与宁大领导商议有关设立“宁大发展基金”事宜。

  1998年12月,己故著名旅港宁波帮企业家王宽诚家人代表孙弘斐女士代表香港王宽诚教育摹金会向宁大捐资设立教师奖励金。翌年4月,孙弘斐女士代表基金会向宁大捐赠50万元。2000年后,王宽诚家属又向学泛捐赠3 0万美元。

  1999年4月,旅港宁波同乡会付会长范思舜先生捐资150万元助建宁波范桂馥教工活动中心,这一项目的兴建为宁大教职工的生活和工作创造了良好条件。同年10月,范先生又以“范思禹基金会”名义捐赠500万元助建思舜建工楼。

  四、“在台北一提起宁波大学,乡亲们内心就有一份骄傲”

  宁波大学的建设与发展也凝聚了众多旅台宁波乡亲的关爱之情。

  旅台宁波同乡以台北为中心,约有近20万人,是旅外宁波人最集中的地区之一。他们以乡谊为纽带,艰苦创业,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己活跃于台湾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各个领域,是台湾社会颇具影响的群体之一。由于历史的原因,两岸同胞相互隔绝数十年。但人为的障碍隔不了旅台乡亲对家乡宁波的思念之情,也没有改变宁波人重教兴学的传统美德。80年代中朝以来,随着两岸关系逐步松动,旅台宁波同乡就急切地踏上回乡之路,并纷纷以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桑梓之情。据不完全统计,从1988年到1997年10年间,约有百余位台湾宁波同乡向家乡捐赠钱物360多项,折合人民币达约00多万元,其中全资创办学校3所,助建中小学、幼儿园55所,捐资奖聿金 170多万元。而家乡最高学府——宁波大学,更得到台湾同乡的关注与热情支持。

  1988年首次组团返乡探亲的台北宁波同乡会众多乡长就来到宁大校园考察访问。

  1991年5月,陈英烈乡长主动来校参观,回台后即促成台湾《远地》杂志记者来宁大采访,并以“甬江边的新城”为题,在《远地》上专题介绍宁大。陈英烈乡长为此撰写“我们家乡有所宁波大学”的热情洋溢的按语,在台北宁波同乡会主办的《宁波同乡》92年6月号上全文转载,大大提高了宁大在台湾乡疔的知名度。

  1992年3月,王雄夫、陈英烈、沈友梅等七位乡长为“抛砖引玉、借以引起各方对家乡唯一综合性大学的重视”而捐资在宁大设立奖学金。随后沈友梅先生又捐助6万美元设立奖学金,“以鼓励家乡学子努力问学,将来能为地方建设贡献心力。”

  1992年9月,台北宁波同乡返乡参观访问团一行47人专程来宁大参观,他们为宁大的成长而欣喜不己,90高龄的沈友梅先生欣然手书《宁波大学颂》, 热情鼓励学校为家乡勤育人才。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台北市宁波同乡会及诸乡长对宁波大学的关心与支持。 台北市宁波同乡会成立于1948年,是在台湾社会深具影响力钓社会团体。自两岸交往开始解冻以来, 同乡会致力于发展甬台两地的文化交流与造福桑梓的活动。现任理事长王雄夫先生具有强烈的故乡情结,深以宁波人为荣,在台湾乡亲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自1991年任同乡会理事长以来,王雄夫先生更是身体力行,积极推动甬台之间的交往,曾多次率团回故乡考察、洽谈投资项目,对宁波大学的发展更是倾注了无限的爱心。自1992年以来,他那宏亮的宁波乡音几乎年年在宁大校园内响起。他以自己的睿智识见和真挚情感,为宁波大学发展献计献策、奔波联络,不仅自己亲力亲为,而且穿针引线,推动旅台台湾乡长支持宁大。从1993年起,在他的一手促成与组织下,甬台宁波籍大学生成功地进行夏令营活动,开创了海峡两岸大学生民间文化交流之先河。这一活动至今已成功举10次,此举加深了两岸青年一代彼此了解和友谊,在海内外产生了良好的影响,《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报刊都曾于以报道。

  台北宁波同乡会名誉理事、东南碱业有限公司名誉董事长朱绣山先生是台湾著名实业家。他身层异乡,心系故土,时思报效桑梓。每次宁大师生赴台参观访问,朱先生及其长子朱英龙教授总要亲自会见参访团全体成员,关切地询问家乡建设尤其是学校发展还需要他们做些什么,并一再表示他们一定会尽力帮助。在同乡会有关会议上,朱英龙教授更是大声呼吁台湾的宁波帮不能落后,要像香港的宁波帮一样关心帮助宁波,扶持宁波大学,他们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于是捐资1000余元的锦绣学生活动中心与绣山工程楼相继在宁大校园拔地而起。

  1996年11月,已故台湾知名学者毛子水教授夫人张菊英女士遵照丈夫遗愿,派人来宁大考察后,不顾腿疾,远涉重洋从美国赶来,专程将12万美元捐赠给宁大,设立“毛子水消寒优秀奖学金”基金。

  1999年,台湾发生“九二一”大地震后,宁大师生心系宝岛乡亲,全校师生一五一十地捐出10万元人民币,并拟由台北市宁波同乡会转赠受灾同胞。王雄夫理享长闻记后十分感动,决定将此1 0万元留在宁大作奖学基金。另由同乡会常务理事拿大铭先生捐赠40万新台币给受灾同胞。次年,同乡会理事会决定在教育奖金中拨出200万元新台币,毛葆庆副理事长捐山1 0万元新台币一起作为宁波大学奖学基金。

  台湾乡亲对宁波大学的款款乡情,正如王雄大先生在宁大成立十周年庆典大会上所说:“在台北一提起宁波大学,乡亲们内心就有一份骄傲,脸上有一份荣光……这也是促使乡亲们给宁波大学多一份关心,多一份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一个中国孩子的扶桑学校生活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