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徐静波:走出去,找到视野差距走回来,记住舟山是个好地方

2013-11-12 14:19:01

走出去,找到视野差距走回来,记住舟山是个好地方

2013年10月30日,在舟山市图书馆,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舟山籍著名记者徐静波先生进行了以“青年如何培养国际视野”为主题的分享会。这是以新浪微博@舟山创意青年聚会为平台组织的一次活动,听众一直溢出到了会场外,聚神静听。

  一个半小时的讲演和互动交流,徐静波一直站着,独到的见解让现场掌声不断。

日货在中国为什么卖不好?是国际化观念不对

6年前,徐静波的一位朋友花2500元人民币买了一部日本翻盖松下手机。用了没多久,便对徐静波抱怨说:“这日本手机质量不好,声音听不见。”“这不是声音小,而是日本和中国的公共环境不同。”徐静波对这位朋友说。在日本,民众在公共场所讲话的声音是很小的,这点音量足矣。但在中国,公共环境的嘈杂让人不得不要求手机听筒有“360度立体环绕声”的效果。

松下手机的质量没有问题,错就错在松下公司在将手机投放中国市场时,没有根据中国情况进行再改良。

再举个例子。丰田公司有个著名的“豆腐理论”,即豆腐受到外力撞击后,便会收缩,吸收外力来。这理论用到车上,就是当发生车祸时,可以利用车毁来保证人的生存,这也就是日本车钢板为什么相对较薄的原因。

但这理论在中国人看来,就是:你的车质量真烂!

为什么会这样?理论没错、车没错,错就错在车进来了,理念没进来。

综上,日本的东西在中国为什么卖得不好?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企业对中国情况的不了解,没有将产品进行本土化。归根结底,就是日本在这方面的国际化观念不对。

这就得学学韩国。三星在北京的公司3000多个员工中,就那么几个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的韩国人。三星是让中国人在设计中国人玩的手机。

中国人,你得有国际常识

日本人是在生意经上的国际观点出差池,中国人则是在老生常谈的国际常识上出纰漏。

徐静波在日本的温泉旅馆见过,用中文写的“请不要蹲在坐便器上大便”,也见过在日本地铁里撕开真空包装就吃鳗鱼的中国人。鳗鱼味儿飘散整节车厢,日本人纷纷侧目。

在中国坐高铁,徐静波看见邻座一男子打了一路的电话大声训斥下属;在日本的新干线,人们听见电话响,都走到过道小声讲话。

日本人能忍,他们不会当面指出你的做法是错误的,但会在掩住鼻子的同时,心想:“中国人怎么这样。”

的确,在国外,谁知道你是市长还是上市公司老总。他们只知道,你是中国人。要提升国人素质,改变他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得从我们自己做起。“我爸爸没有教过我打领带,但是我学会了,并告诉我的儿子,什么衬衫该配什么颜色的领带。”通过这个例子,徐静波说,只有我们自己改变了,我们的下一代才会改变。但这条改变的路有点儿长。培养中国的绅士和淑女,在徐静波看来,至少得经历两代。

为了缩短这段路途,青年人可得加紧与国际接轨,特别是思维上的接轨。

舟山人一直有闯荡海外的精神

董建华的父亲董浩云是定海城关人,著名作家三毛是定海小沙人,曾经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是舟山人,包括金维映,也是舟山人。徐静波说,走出去的舟山人用他们的博大胸怀和吃苦耐劳精神,少有打不出一番天地的。

1992年,只会说“打扰了”和“谢谢”两句日语的徐静波,放弃了在舟山稳定的教育工作,揣着2万日元(约800元人民币)独身一人到了日本求学。这其中原因仅是因为自己的不安分。

当时的舟山的确太小,小到去上海得坐一晚上的船。作为三毛的中国大陆著作代理人,三毛曾经也对徐静波说:“你应该走出去,不应该在舟山待着。 ”

多年后,徐静波从一个只会说两句日语、初来乍到日本的人,变成了一个能用日语演讲四小时都不停顿的学者。他创办了日本新闻网,并担任亚洲通讯社社长;他在东京创办的日文版报纸《中国经济新闻》,订阅量13万份,向日本企业家传递中国的经济发展。“闯荡吃苦是丰满自己的人生,只有这样,在再次遇到风雨时,人才会想到不要投降。”当年在日本语言学校内的42位同学,真正留在日本的只有2位,一位是嫁给日本人的女同学,另一位就是徐静波。

舟山新区的发展,还得看现在的青年一代

  这次回舟山,让徐静波惊喜的是舟山快速公交的开通。“与国际接轨不能一蹴而就,重要的是有没有在一步一步地在朝前走。”快速公交虽不是全国最新,但对舟山而言,是一个新事物。新事物一个接一个出现,就有理由相信,总有一天,高铁也能修到岛城。

新区的建设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今后10年的新区发展,还是得看现在的青年一代。“如果现在的年轻人对自己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对新区没有一个准确的认识,那么很难想象10年后的新区会是什么样子。”

在徐静波看来,青年走出去,不仅仅是拓宽国际视野,更重要的是找到差距。为此他支持年轻人去国外留学,也支持年轻人背起背包到处去旅行。“钱什么时候不能赚。年轻人在30岁或者35岁之前,多走到世界不同的角落去,一圈下来,你会发现你的世界观、人生观有很大的不同。之后,你也就会发现,某些地方宣传的天下第一,很可能只是你眼中的天下第十。 ”徐静波说。

  舟山是个好地方若要回来,请回家乡

走了50多个国家,让徐静波真正选个地方定居,他会选择东京或是舟山。

东京胜在交通发达、空气好、服装好、化妆品好……舟山胜在天赐条件好,空气好。哪怕晚饭吃完螃蟹,骑车到朱家尖走走,躺在乌石塘上,听着潮声,看波光粼粼,月亮缓缓升起,会有一种成仙的感觉。“我们要对我们家乡树立一个信念,那就是舟山是个好地方。”这次回家乡探亲,徐静波可算是过了一顿海鲜瘾。

现场一位即将毕业的浙江海洋学院大学生向徐静波提问:“临近毕业,我应该出国,还是留在舟山?”徐静波告诉告诉他:“如果想要留在中国发展,建议留在舟山。北京舞台太大,摸爬滚打一年可能连朝阳区还没摸透,再加上吸PM2.5也划不来;而在舟山,除了能洗肺的空气,你马上还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想要离开舟山,那就去海外闯荡一番,见过不同的风雨,知道独自在他国求学,最稀罕的还是你能不能扛住这段生活。”“如果学成还要回来,那就请回舟山,因为这儿有美丽的海岛姑娘等着你来娶(笑)。”

舟山得有自己的国际物流

“我理想中的舟山新区应该是集新加坡的国际物流、香港的自由贸易区和日本的港口工业区于一体的。”徐静波说。

舟山和日本,有着极大的相似处——都是无资源、有港口的岛。但日本在港口旁建造了港口制造业。

比如木材,从其他国家运往日本的港口后,下了码头就能在港口旁进行加工。加工完,又通过港口出口到其他国家。一来一往间,木材的附加价值就立刻体现了出来。

和日本有着相似天然条件的舟山,要发展,就得注重自身的物流建设,加强港口制造业。

在目前经济大环境低迷、海外投资下降的情况下,舟山新区的发展又面临着两大先天不足:

一是舟山的工业基础差。原本还红火的造船厂近年来效益也是节节败退,不少船厂负债累累。二来舟山的基础设施相当薄弱。

要渡过这两关,急不来。舟山新区唯有一步一步稳着走。

但徐静波也害怕,舟山新区的招商引资会让舟山变成“唐人街”。如果舟山的土地、岸线都被国内的一些商家所抢占,而真正的国际性公司想走进舟山时,舟山已经没有地方再让他们进驻了。“得走出去招商引资,让新区成为国际通道。要规划好流程土地、流程岸线,不能一下子抛完。 ”在徐静波看来,未来的舟山,也应该注重高新技术,并且做到金融先行,吸引海外的国际金融公司来到舟山。(黄燕玲)

上一篇:蒋元福:舟山籍留美华侨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下一篇:王海拉:北京法国电信研发中心首席执行官